博客网 >

想念(小小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空了,发情了,写篇小小说.

  想念(小小说)


    
     和阿成认识是偶然的。因为毕业,我要去较远的地方工作,时间是我毕业后的第五天,于是在一个朋友的出租房里暂住。阿成就住在隔壁的房间。我说:“我看过你的演出,你们的乐队是宁波校园里最好的。”这并非吹捧,我真的这么认为。我问他还玩音乐吗?他说是被音乐玩而已。之后几天,我们也没有谈过其他什么,一般就是关于打口碟还有摇滚,他和他的女友住在一起,两个一起在宁波工作。我想他们是相爱的。

     搬家的时候由于太过匆忙,在衣架上收衣服的时候,竟然把他女友的一条裤子也给收过来了。起先,我并不知道,后来他电话过来问起。我说,给你寄过来吧。他说,还是等有空,你过来的时候再说吧。

     我在外面呆了三个多月,就被公司调回来了。这个时候夏天也过去了,那条七分裤估计也穿不上了,我给阿成挂电话,他说还在上班,等方便的时候他会打我电话的。之后,他始终没有再给我打过电话。也许是因为忙,也就忘了。这之间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一次是关机,一次是没有接听。

      几个月后,我一个人坐在街上,看到了阿成,穿着件列侬衫。 互相寒暄。我问那裤子什么时候给你啊?他停了一下说,差点忘了,看方便吧,其实无大紧要啦。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虚无之中,何来困苦。他是消极的,也是努力的,我知道他还是想搞音乐,但因为音乐不能当饭吃,尤其是摇滚,在这个城市是尴尬的。我工作以后,就很少听这些歌了,因为怕,我的精神容易受刺激,就逃避了。

      晚上,在城堡酒吧里,一个歌手在唱齐秦的《想念》,阿成变得异常伤感,没怎么说话,我看他的眼眶发红。阿成以前是唱“朋克”的,这样的人,内心深处也许也是最脆弱的。阿成突然说,我搬地方住了,叫我有空过去坐。我半开玩笑说,还是不打搅你们两小口了。“我和女友散了,只是我搬走了而已……”他故意摊手,笑得邪气。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安慰道:“女孩子还是多的,会再出现的。”这个城市的夜晚也许是最真实的,每个人在夜晚的时候放下伪装,变得安静,变得狂躁,变得孤独,变得多情。我们不再谈什么音乐,一个劲地喝酒。他问我,一直一个人吗?我说,不是一直,但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挺好?之后,两个人笑得厉害。现在想想,也许我是自私的,适合一个人生活,寒珏离开我,我想她也是怕了,这场可怕的恋爱,并不美好,但我还是要感谢她的,不管怎么样,我们一起生活过。每个人大概都是孤单的吧,所谓恋爱,就在这个前提下产生。那晚,他喝醉了,我也喝得有点多,两个男人,就互相搀扶地走出城堡,只记得夜晚外面的灯光还是如此地耀眼。

      之后,偶尔联系,一起喝酒。很快2005年就过去了。春节在家的时候,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在昆明,阳光很好,很开心。而我一个人窝在家里,参加了几次老同学的聚会,就一直在看片子,看书。我想我也是孤独的,曾一再想逃离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城市,但终究还是没有。阿成继续在云南,他说,要去流浪了 ,没有牵挂,没有任何。他母亲在他中学的时候去世,父亲生活在北京。他变成了真正的自我,我祝福他能快乐。

     二月的一个晚上,在城堡再次听到《想念》的时候,我想起寒珏,想起那些美丽的女孩子,还有这个消极而坚强的男人阿成。现在想起来,每个人给我的印象都是不真实的,我只记得他们的片段,包括那些偶然相见的人,或美丽或丑陋,或真诚或虚伪,但并不真实。我竟也看不见完全真实的自己。

     阿成的那个女孩,就是寒珏。我还是把那条七分裤给她送去了。我说,阿成有没在和你联系过?她说没有。她要留我吃饭,我说不了。   

    
    我至今记得那封写给寒珏的情书,那段消失了的青春,永不回来。我们都变了,而城市的大楼没有任何要倒塌的迹象。

<< 一切与肖斯塔柯维奇无关 / 再见阿根廷,再见英格兰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金水焚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