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一切与肖斯塔柯维奇无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和朋友谈起肖斯塔柯维奇,他是个古典音乐爱好者,他说他是很不喜欢肖斯塔的音乐的,因为听他的老想起希特勒的党卫军。

   苏联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是苦难的,他们经历了太多的政治迫害,这一点可以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一拼,只是中华大地上始终没有产生世界性的大师,但苏俄则是大师云集的国度,肖斯塔柯维奇就是一个。

   肖斯塔柯维奇的音乐有着太多的狂烈与宏大的惨绝,怪不得朋友会想到党卫军。朋友是个沉静的人,在性格的大方向和我有着太多的不同,而恰是我分裂出来的方面和他相似,故一直能很好地交往,虽然很少和他混在一起,但总是能很安静地和他谈一些乌托邦。他是君子,我不是,但我们之间到是有淡如水的感觉,这是我一直庆幸能认识他的。

   正如他一直喜欢古典,而我则被摇滚诱惑,他喜欢里查.斯特劳斯,而我总是想起肖斯塔。

  血液上流的血他有太多的水份,而我则时不时地灌入酒精。

   有点累了,突然很想听维瓦尔弟,很想回家了,我想我会找个姑娘结婚,而后我可以抱上小女孩子或小男孩子,有个大书房,把我大堆的唱片和电影以及书安静地放在那里,这便足够了。

   母亲,父亲,我又跟你们吵架了,那是我想你们了。我的眼睛早已湿润,我想我会开始安静地回到你们身边的,对我来说足够了。

   把欧阳江河的诗歌贴上,以后不再看这样的诗歌了,有着太多的血和泪水,我再也不能承受,就此做个告别。

肖斯塔柯维奇:等待枪杀


他整整一生都在等待枪杀
他看见自己的名字与无数死者列在一起
岁月有多长,死亡的名单就有多长

他的全部音乐都是一次自悼
数十万亡魂的悲泣响彻其间
一些人头落下来,象无望的果实
里面滚动着半个世纪的空虚和血
因此这些音乐听起来才那样遥远
那样低沉,象头上没有天空
那样紧张不安,象骨头在身体里跳舞

因此生者的沉默比死者更深
因此枪杀从一开始就不发出声音

无声无形的枪杀是一种收藏品
它那看不见的身子诡秘如俄罗斯
一副叵测的脸时而是领袖,时而是人民
人民和领袖不过是些字眼
走出书本就横行无忌
看见谁眼睛都变成弹洞
所有的俄罗斯人都被集体枪杀过
等待枪杀是一种生活方式

真正恐怖的枪杀不射出子弹
它只是瞄准
象一个预谋经久不散
一些时候它走出死者,在他们
高筑如舞台的躯体上表演死亡的即兴
四周落满生还者的目光
象乱雪落地扰乱着哀思
另一些时候它进入灵魂去窥望
进入心去掏空或破碎
进入空气和食物去清洗肺叶
进入光,剿灭那些通体燃亮的逃亡的影子

枪杀者以永生的名义在枪杀
被枪杀的时间因此不死

一次枪杀在永远等待他
他在我们之外无止境地死去
成为我们的替身

1986年于成都

          

       就这样吧,诗歌还是李白的好。

<< 武夷山 / 想念(小小说)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金水焚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